眉间雪

今安在



林副官第一次见到离姬是在第一天来到汉口的晚上,在那家洋人的歌舞厅。虽然国难当头,但仍有军官沉迷于风花雪月场中,例如他眼前这位师长少将,而他,则是代表自己的长官,那位新调来的军长先生参加这种所谓的活动。
“林副官,您听听,这离姬的歌儿唱的可真好啊!”那位少将的副官凑到林副官身旁,陪笑着说,“对不?”
“嗯。”林副官敷衍的回答着,“这夜来香唱的还不错。”因为我只听过她唱,不过我一句也听不下去,管她唱夜来香还是何日君再来,我好想睡觉。
“虽然那离姬歌唱的不错,人长的也是这武汉城数一数二的,可惜名花有主啰!”那位少将副官以为他对离姬有意思,又凑了上来,“知道那位铁面无私的【笑面虎】吗?那位每次来都是她亲自接待,他们有一腿啊!”
“哼!那离姬哪有我家兰芷夫人美啊!那夏沐风也不过是藏得深而已,什么铁面无私,放屁!要不是这命好啊,那军长的位置,哪轮得到他?”坐在包厢中央的少将轻哼了一声,大声说道,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。
林副官陪笑着,点着头装作很有兴趣的样子。
那少将见此,兴头便上来了,把林副官当成了自己人,不断的说那位夏沐风的坏话,恨不得把他祖宗十八代的坏事都说个遍。
林副官突然觉得心好累,但只能在旁边听着,时不时“点评”几句。
而舞台上的歌也唱到了结尾,林副官不经意的瞥了舞台一眼,突然觉得心情好了点。
台上那名歌姬穿着墨蓝色的旗袍,挽着撒着蓝色亮片的披帛,踩着蓝色的高跟鞋,齐肩的短发随着歌姬的动作晃动,精心描绘的妆容在灯光下显得十分妩媚。
林副官突然明白了古代为何总说美女是祸水了,不怪那夏沐风会迷恋她,像离姬那种美人一旦遇到了,恐怕不管是谁都会觉得心情不错吧。接触久了,谁都会喜欢吧。
不知是不是错觉,林副官突然觉得离姬像自己这里笑了笑。

“所以说你花了一个晚上只知道了这些事?”言如渊觉得十分头疼,“那夏沐风在湖北一带的民声、势力如何?我们是空降部队,没有足够的能力让那些人绝对服从,我被他们敌视,而你却只打听得到这些无聊的东西!”
“那我们该如何是好呢?”林副官很无奈,他只知道这些啊!
“你说夏沐风和离姬关系不错?那你就尽量去找离姬,向她打听消息,记得多带点女人喜欢的东西,什么胭脂啊,洋裙啊什么的。态度要好。”言如渊揉了揉太阳穴,挥手让林副官退下,“你先回去吧,别忘了我说的,别和别人起冲突。”
等言如渊确定林副官离开后,才将一张发黄的照片从一旁的抽屉取出。
照片上是两个小孩子,一男一女,都穿着华丽的衣服,都笑得十分开心。
“生日快乐,笺笺。祝我们生日快乐。”言如渊轻声说着,温柔的抚摸着照片,“我回来了,你呢?”